德国古典哲学毕业论文借鉴(共2篇)

导读:德国古典哲学毕业论文应该如何撰写?相信不管是哪个专业的毕业生应该都是需要撰写毕业论文的吧,但是对于第一次写作的毕业生来说,却总是不清楚自己写什么样的内容比较好,本论文分类为社会科学毕业论文,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几篇德国古典哲学毕业论文论文范文供大家参考。

  第1篇:试论马克思哲学扬弃德国古典哲学的两个关键环节
 
  摘要:马克思哲学扬弃德国古典哲学的两个关键环节为哲学基本问题和哲学本体论问题,从时间顺序的角度上看上述两个问题引导着马克思思想的变迁和哲学革命,同时从逻辑层面上看,上述两个问题同样对于马克思思想变迁与哲学革命起到引导作用,本文针对费尔巴哈哲学和黑格尔哲学对马克思哲学扬弃德国古典哲学的关键环节进行了剖析,费尔巴哈哲学主要阐述的是“思维与存在的关系”这一哲学基本问题,而黑格尔哲学主要阐述的是“什么是存在”这一哲学本体论问题,如果从马克思哲学的角度上分析上述两种哲学观念,那么在马克思进行理论研究的过程中,费尔巴哈哲学基本问题促进了马克思走出黑格尔哲学基本问题对于马克思的束缚,而黑格尔哲学本体论问题又帮助了马克思走出费尔巴哈观点对马克思的影响。
 
  关键词:马克思哲学;基本问题;黑格尔;费尔巴哈
 
  以往的学术界在对马克思青年时代理论创新过程进行研究的过程中主要将黑格尔的辩证法和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作为两个关键问题,且从两个关键问题出发探讨马克思哲学扬弃德国古典哲学的基本内容。虽然以两个关键问题作为主要的出发点是正确的,但是并不能够将马克思哲学与上述两个关键问题简单的相融合,从黑格尔哲学和费尔巴哈哲学对马克思的影响这一角度出发,明确费尔巴哈哲学对马克思的束缚、明确黑格尔哲学对马克思的帮助,也许能够实现对马克思哲学更好地综合掌握。
 
  一、黑格尔哲学与马克思哲学之间的关系
 
  (一)德国古典哲学的基本问题
 
  西方哲学在当代的重大转向就是从以往对于世界本源、上帝存在的研讨转变为当前对人本身的反思与批判,而这种反思与批判更为注重人本身的认知,也就是说人能够自觉地对自身的各项行为进行反思和批判,从而在整个过程之后能够逐渐形成思维统一存在的一套行为程序,上述这一转变使西方哲学的基本问题成了思维与存在,众多西方哲学家在针对这一基本问题进行研讨的过程中有时会表现为实体与主体以及客体之间的矛盾,有时会表现为绝对精神、自我意识以及主观客观之间的矛盾。而本文所涉及的德国古典哲学隶属于近代西方哲学的范畴内,德国古典哲学思想的启蒙正是从主体的认知、历史主体以及自我意识等角度上实现人存在价值与人存在意义的肯定。
 
  (二)黑格尔哲学对思维与存在之间关系的看法
 
  从德国古典哲学的角度上看黑格尔哲学是顶峰,黑格尔哲学在近代西方哲学思维与存在之间的关系这一基本问题中有独特的见解,笔者在本文将黑格尔哲学对思维与存在之间关系的看法进行了精炼总结,具体内容如下:首先黑格尔明确存在物的建构取决于绝对精神的运动,而存在物的显现取决于绝对精神运动的过程。其次将绝对精神作为客观精神,这种客观精神能够利用人本身的矛盾作用经过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三个阶段进行辩证运动,而这一辩证运动又推动着人本身不断向前发展,存在物参与整个辩证过程的构建主体就是绝对精神,后继的绝对精神所构建存在物的层次要比先期层次高出很多,这种层次升高具备递进性。最后就是人本身非理性的精神活动不能够完全把握绝对精神,而哲学思维具备反思性、理性能够对绝对精神予以把握。通过对上述内容的总结能够明确黑格尔哲学中的针对于思维与存在之间的矛盾实质上已经转向为思维与绝对精神之间的矛盾,也可以将转向后的矛盾认知成为主体与实体之间的矛盾,而这种矛盾的解决根源则是人的思维是否能够与哲学层次统一,或者是能够到达哲学层次。所以黑格尔哲学中哲学是所推崇的绝对精神的核心,而主体与实体之间矛盾得以化解的地方就是哲学层次。
 
  (三)黑格尔哲学对马克思哲学的影响
 
  实际上马克思在开始研究理论的初期,对于黑格尔哲学并没有极大的兴趣,但是当马克思到了发现没有哲学就不能前进的阶段,他明确地对黑格尔哲学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所以黑格尔哲学成了马克思思想理论进程变化中最为重要的“底色”。费尔巴哈思想对马克思产生了较为严重的影響,在黑格尔哲学派中,布·鲍威尔是众多代表人物之一,而布·鲍威尔的自我意识哲学对于马克思哲学也存在较为突出的影响,例如马克思的博士论文中以自我意识作为出发点对比分析古希腊早期和晚期的自然哲学,所强调和表述的就是自我意识,再如马克思博士论文中所阐述的观点与普罗米修斯对于自我意识的观点尤为相似,而普罗米修斯的观点又与黑格尔哲学之中对自我意识的观点相似,由此可以看到黑格尔哲学史上对自我意识的确立。如果站在思想自由的角度上看自我意识,那么思想自由则是自我意识的必要基础,这也是《莱茵报》时期马克思推崇思想自由的主要缘由,由此可见马克思批判现实的出发点就是为了促进自我意识的成长,当时马克思受到了布·鲍威尔自我意识观点较为严重的影响,在研究哲学基本问题的过程中,马克思将哲学基本问题中的关系矛盾缘由确立为了自我意识,此阶段所针对的关系为实体与自我意识关系,与此同时马克思将宗教神学、专制政治对人本身自我意识的束缚纳入到当时德国落后的原因之中,所以由此得出要想全面实现当时德国发展的进步,那么人自我意识的觉醒与人自我意识的成长是最为有效的途径。
 
  二、费尔巴哈哲学对马克思的影响
 
  莱茵省议会中对“林木盗窃”这一问题展开辩论,最终所得到的结果致使马克思开始认知到社会中的现实存在物质与存在的利益对于人自我意识的支配性,可以说由这一次议会结果马克思开始对黑格尔哲学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怀疑,此后的一段时间马克思针对于思维与存在的关系这一哲学基本问题陷入困境。自从马克思不在莱茵报中担任职位之后便对黑格尔哲学进行了较为激励的批判,并将理论研究的重心从思维与自我意识转向为存在,并着重关注物质利息关系。马克思转向研究对象的主要原因就是面临物质利益发表意见,当时费尔巴哈哲学在《基督教的本质》一书中所阐述的观点与当时黑格尔哲学的相应观点处于一个对立面,所以引起了马克思的注意,虽然表面看费尔巴哈是在潜移默化的批判宗教神学,对于宗教中所存在的高级物“上帝”这一观点予以否定,实际上这一观点也是在间接的批判黑格尔哲学中的绝对精神。针对这一问题马克思也曾在相应的手稿中对费尔巴哈哲学观点予以称赞,费尔巴哈认为自然界的存在不归于哲学控制,且自然界的存在不依赖于哲学,虽然这一观点表面上讲的是自然界与哲学之间的关系,但是却潜移默化的映射出了思维与存在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哲学基本问题,自然界包含存在,而思维则是哲学的一个主要部分,也就是说思维不能够决定存在,存在也不依赖于思维。受以往的黑格尔哲学所影响马克思一直所关注的仅仅是抽象的精神世界问题,并没有落实到现实的社会存在区域,但是费尔巴哈哲学中的相应观点以及“林木盗窃”议会结果对于马克思的理论研究进程影响颇深,借助费尔巴哈对于黑格尔中绝对精神的否定为马克思提供了一个社会存在角度,马克思在这一角度上拥有了哲学思考的新空气,这对于当时马克思的哲学思考来说无疑是一种鼓舞一种促进。综上所述费尔巴哈哲学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了马克思,促使马克思摆脱了黑格尔哲学对马克思理论研究的束缚作用。
 
  三、基于存在论问题黑格尔辩证法对于马克思的作用
 
  费尔巴哈对于人的观点认知为自然界才是唯一一个本源性存在的,而人是在自然界存在的基础上而派生的,这一观点为后续唯物主义理解世界提供了理论基础,但是这一观点也存在着两个缺陷,第一个缺陷就是费尔巴哈并没有认识到自然界中社会时间的历史性,单单只认识到了自然界相比于人的先存在性,第二个缺陷就是费尔巴哈仅看到了自然界对于人的制约关系并没有认识到人能够通过一系列的活动对自然界的改造与能动关系。这两个观点所导致的结果就是费尔巴哈所认知的自然界仅仅只是本源性的客观存在,具备一定程度的抽象性,对于后续对世界的正确理解,费尔巴哈这一观点仅提供了一个抽象的理论基础。人因存在参与自然界的时间活动所构建出来的实物才能够真正地造福人,基于人的存在,自然历史和人类存在历史就是不可分割的,而且两种历史存在着相互制约的关系,这一关系所映射的则是人能够通过能动改造实现自身的发展并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由此马克思在理解自然历史的过程中是将自然科学作为基础,而自然科学在某种程度上所显现的则是人类实践活动、人类的发展历史、人类的存在历史。此时马克思的观点已经不再是费尔巴哈抽象自然观点,而更侧重于人生存实践以及活动方式等方面,所处的角度则是社会生存领域的理论研究,综上所述马克思的存在论与费尔巴哈的存在论已经有了本质上的差异,马克思的存在论在费尔巴哈存在论的基础上更为全面更为透彻,同时马克思认为旧唯物主义并非完全没有合理性,对于哲学研究来说客体与直观的理解与研究较为片面,就如同存在,人不可能单方面的存在于自然界,人还会对自身的生存领域进行一定程度的能动改造。
 
  四、结束语
 
  综上所述,通过黑格尔哲学以及费尔巴哈哲学对马克思哲学产生的影响能够发现:基于存在论的问题费尔巴哈所提出的唯物主义观点为马克思提供了一个理论研究基础,马克思在此基础上进行了超越,而黑格尔哲学先期对于马克思存在积极促进的作用,当马克思认识到社会生存领域的物质利益问题时,明确了黑格尔相应观点的片面性。总体来看黑格尔哲学与费尔巴哈哲学不仅是马克思理论研究历程的哲学底色,也是推动马克思理论研究的助力。那么基于哲学研究历程,思维与存在之间的关系、什么是存在就是两个哲学基本问题,也是马克思扬弃德国古典哲学的两个关键环节。
 
  第2篇:恩格斯对德国古典哲学的辩证批判及其启示
 
  《费尔巴哈论》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的简称。路德维希·费尔巴哈是德国古典哲学的代表之一,原是黑格尔唯心主义者,后逐步转向唯物主义,并对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的形成具有重大积极意义。恩格斯在《费尔巴哈论》中通过对德国古典哲学的批判与超越,其中主要是对黑格尔、费尔巴哈哲学的分析,理清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德国古典哲学的关系,阐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具有重要价值,当今仍具重要启示意义。
 
  01写作原因
 
  1.直接原因:为了评施达克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施达克是丹麦年轻的哲学家,于1885年出版了《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一书,该书因费尔巴哈承认“理想的力量”、追求“理想的意图”而将其归结为唯心主义哲学的代表。因此,《新时代》作为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机关刊物就邀请恩格斯就此写一篇书评。
 
  2.历史原因:马克思、恩格斯多年来的夙愿,即清算自己的哲学信仰。马克思、恩格斯早期都是黑格尔主义者,后来又深受费尔巴哈的影响,马克思主义哲学诞生的主要理论来源就是黑格尔的辩证法和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多年来一直想讲清楚自己的哲学与黑格尔哲学以及费尔巴哈哲学的关系。
 
  3.现实原因:当时理论斗争的需要。19世纪80年代,国际工人运动蓬勃发展,马克思主义得到广泛传播。面对这种情况,资产阶级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德国古典哲学的关系入手,企图歪曲、攻击马克思主义哲学,复活德国古典哲学中的消极思想,严重影响了工人运动的健康发展。这就产生了划清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一切旧哲学的界限、澄清一切误解的必要。
 
  02《费尔巴哈论》的文本内容
 
  1.黑格尔哲学的“合理内核”及内在矛盾。恩格斯以黑格尔的“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都是现实的”这一著名哲学命题为例,分析了黑格尔哲学中的“合理内核”,即其辩证法思想。在黑格尔看来,合理性在其展开过程中表现为必然性。因此,这一命题就被表述为:凡是现实的都是具有必然性的,凡是具有必然性的都将成为现实的,而现实的东西也会在发展的过程中慢慢丧失必然性,变为不合理的、不现实的。恩格斯指出:“这种辩证法……不承认任何最终的、绝对的、神圣的东西,认为一切事物处在发生和消灭、无止境地由低级上升到高级的不断过程之中。”
 
  黑格尔的方法是革命的、发展的,然而他的“绝对观念”体系却是封闭的,这种体系和方法的矛盾注定了他哲学的解体。在黑格尔派解体的过程中,大批最坚决的青年黑格尔分子彻底摆脱了黑格尔的唯心主义,走上了唯物主义的道路,费尔巴哈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恩格斯指出,费尔巴哈的最大历史功绩就在于恢复了唯物主义的权威,使唯物主义重新登上了王座。但恩格斯也指出,费尔巴哈抛弃了连同辩证法在内的整个黑格尔哲学,这是不正确的态度。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扬弃”,即抛弃其唯心主义体系,吸取其辩证法的“合理内核”。
 
  2.哲学基本问题与费尔巴哈哲学的唯物主义本质。为了说明费尔巴哈是唯物主义的,恩格斯提出了哲学基本问题,并从这一问题的两个方面论述了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可知论与不可知论的对立。恩格斯指出:“全部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并进而指出这一问题的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思维和存在何者为第一性、为本原的问题,根据对于这一问题的不同回答,可以划分为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第二个方面,思维和存在能否统一的问题,即思维能否正确认识现实世界的问题,根据对于这个问题的不同回答,可以划分为可知论与不可知论。恩格斯指出,对于不可知论最有力的驳斥就是实践,即实验和工业。“既然我们能够制造出某一自然过程,使它按照它的条件生产出来,为我们的目的服务,那就证明我们对这一过程的理解是正确的。这样,不可知论就破产了。”
 
  通过分析哲学基本问题,恩格斯指明了费尔巴哈哲学的唯物主义实质,并批判了18世纪庸俗唯物主义的三大缺陷:机械性、形而上学性及唯心史观。
 
  3.批判费尔巴哈的唯心史观。通过批判费尔巴哈在宗教哲学、伦理学等方面的观点,恩格斯分析了费尔巴哈唯物主义的不彻底性,指出了他停留在唯心史观的原因。在宗教哲学上,费尔巴哈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关系看作宗教的本质,并把宗教作为人类社会历史变迁的标志、历史发展的决定力量。恩格斯批判了费尔巴哈将人的感情与宗教混为一谈、夸大宗教在历史上的作用等错误及其唯心主义实质。在伦理学上,恩格斯批判费尔巴哈将人理解为脱离现实的、脱离历史发展的人,指出费尔巴哈的道德原则(节制自己、尊重他人、彼此相爱)不考虑物质条件、不考虑时代变迁、不考虑人的阶级性,因此是脱离实际的唯心主义道德观。
 
  恩格斯指出,费尔巴哈停留在唯心史观的认识论根源在于,他没有找到从“抽象王国通向活生生的现实世界的道路”,即没有把人看作历史活动中的具体的、现实的人;社会实践根源则在于费尔巴哈被迫长期生活在穷乡僻壤的乡村,脱离了革命实践。
 
  4.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产生及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本章是全书最重要的一章,阐明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理论来源及自然科学基础,论述了辩证唯物主义尤其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
 
  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直接理论来源是德国古典哲学。马克思、恩格斯抛弃了黑格尔的唯心主义体系,批判地吸取了他的辩证法思想;抛弃了费尔巴哈哲学中的形而上学和唯心史观,批判地继承了他的唯物主义。在新的基础上,实现了辩证法和唯物主义的有机结合。19世纪自然科学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自然科学基础。细胞学说、能量守恒与转化定律和进化论的发现,敲响了形而上学的丧钟,证明了世界是统一的物质世界,自然界的各个领域是相互联系、不断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
 
  对于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恩格斯首先指出,社会历史的发展也遵循一定的客观规律,这一规律隐藏在千百万人有意识、有目的的活动中,因而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社会基本矛盾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其中生产力是决定性因素;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動力,等等。
 
  03《费尔巴哈论》的当代启示
 
  1.坚持唯物主义。坚持物质是世界的本原,一切从实际出发,反对一切不从客观实际出发的主观臆断。我们一切的活动及决策都必须建立在深入调查研究从而深入了解实际情况的基础上。不顾客观实际及其发展变化而主观决策,必然会导致事业的失败。
 
  2.坚持辩证法。普遍联系、永恒发展是辩证法的总特征,这一方法论要求我们搞建设、做工作要胸怀整体与大局,要有整体观念与大局观念;还要求我们要扎根不断发展变化的伟大实践,勇于创新,要敢于同旧事物作斗争,有支持新事物发展的勇气和决心。
 
  3.坚持人的认识的无限性与有限性相统一。辩证法认为人的认识就其整体而言具有无限性,但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由于人的认识能力和事物本质的暴露程度的有限性,人的认识能力又是有限的。我们既要坚信人是可以认识无限的客观世界的,又要不断地在实践中检验、发展我们的认识。
 
  4.坚持发展生产力与全面深化改革。社会基本矛盾运动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它在不同社会形态及阶段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为解决当前这一主要矛盾,我们必须既要继续把发展当作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不断发展生产力,还要持续深化改革,改革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各方面体制机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